还能这么算?

  当张寿这么振振有词地一算,别说皇帝愣了一愣,就连刚刚作壁上观的勋贵们,也都不由得呆了一呆,等发呆过后,他们就齐齐哄笑了起来。对于张寿,在场总共五位勋贵,最熟悉他的是渭南伯张康,其次是襄阳伯张琼,然后才是怀庆侯张景洲。

  渭南伯张康结识张寿于听雨小筑,接下来不但带张寿看过太祖皇帝梦天帝后留下的球仪,还给张寿出过一个解开太祖密匣文字锁的绝顶难题。而张琼因为儿子张大块头,也就是张无忌作弊事件,和张寿不打不相识,也算是相对熟悉他的性情。

  而等到怀庆侯张景洲,虽说他儿子张陆是张寿的学生,但他也就是逢年过节遣人送礼,自己对张寿的熟悉程度仅限于在张寿寥寥几次上朝的时候见过面,单独说话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。印象最深的……嗯,那就是张寿是老上司赵国公朱泾的未来女婿,仅此而已。

  至于定陶伯张谦、临汾伯张无熙,他们对张寿的了解那更是比寻常京城百姓多不到哪去。除了张寿那几桩轰动京城的事,他们对人可谓是一无所知。

  所以,张寿这五对五的描述,他们笑过之后,怀庆侯张景洲就忍不住打趣道:“岳山长好像还不算是文官吧?唐解元也是一样,他虽说是顺天府乡试的解元,可终究只是个举人。”

  “太祖皇帝有言,地方治学者,若立学堂教授正学,门生上百,师者五人,则山长视同七品。”这一次,说话的人是皇帝。见张景洲被自己说得一愣一愣,他就唏嘘不已地继续说道,“而太祖年间,天下进士稀少,能考中举人者,入京进国子监,又或者入部院实习,往往直接授官。所以从这一点来说,岳卿和唐解元说是文官,也不为过。”

  居然还能这样解?

  这一次,诧异的人变成了张寿。他只不过是强行诡辩,拉平一下文武比例,其实自己也知道岳山长和唐铭算不上文官——而严格意义上来说,陆绾这个已经交出兵部尚书之职的现大明公学祭酒,同样不是官。

  就连祭酒这样一个名头,都是皇帝为了表彰陆绾的魄力,给他破格加上去的,甚至还保留了其曾经的品级和待遇。

  而皇帝都亲口做出了解释,谢万权就只见自己的师兄唐铭那张脸,此时涨得通红,着实精彩极了。想来平生能够有一次让皇帝为自己说话的机会,不管是谁都心情兴奋。可相较之下,谢万权只觉得自己坐在这满楼大人物中间,着实有些格格不入,不禁很想溜下楼去。

  可就在这时候,他听到底下传来了陆三郎的声音:“刘老先生,您慢点儿。”

  随着这声音,陆三郎搀扶着一位老者上了楼梯出现在众人面前。只不过,只看那老者步伐矫健,身姿笔挺,任凭是谁都能看出来,陆三郎那搀扶不但没必要,而且只是做样子。果然,人上楼站稳之后,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,径直上前长揖行礼。

  而皇帝则是眉头一挑,立刻一推身旁的四皇子道:“四郎,去把刘老先生搀扶过来,让他挨着朕坐。”

  “臣万不敢当。”刘志沅笑呵呵地再次行了礼,见四皇子竟是执拗地抓住了他的胳膊,他低头看了人一眼,这才无奈地说,“皇上别忘了,臣曾经在朝的时候,一大堆人都说臣煞气重,血气更重,否则也不会有断头刘这种名声。臣一个煞星挨着皇上坐,不大好吧?”

  “都说治乱世当用重典,朕却觉得,治世也当如此,否则一而再再而三地宽泛下去,重罪轻刑,长此以往,不少人就都抱着侥幸之心。再说,你杀的都是当死之人。”

  皇帝对四皇子招了招手,见人死活拖着刘志沅过来,按了这位老先生在自己右手边的位子上坐下,而张寿和朱莹则坐在了自己的正对面,他左手边的位子却空着,他就又看了四皇子一眼:“四郎,你再去自己请两位客人过来相陪。至于选谁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  和皇帝同席这种事,传出去自然是莫大的光荣,然而,在剩下的文武当中,却没有一个人是省油灯。尤其是几位勋贵,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自己不适合坐到皇帝身边去。

  这要是赵国公、楚国公、秦国公这三位还差不多,前两位那是睿宗皇帝封了国公,他们全都十分服气的人,虽然秦国公已经是第二代了,论功勋不如,但爵位到底还在他们之上。

  所以,在座众人当中爵位最高的怀庆侯张景洲见四皇子那眼神滴溜溜直转,他就赶紧嘿然笑道:“四皇子,我老张这样的粗人可不敢上去和皇上同席,再说刘老大人和张博士那都是有学问的,我上去除却喝酒吃菜,再也干不了别的。”

  不管四皇子这一出到底是不是事先设计,张景洲都决定,先把自己摘出去。

  而他带了这么一个头,剩下的张姓四勋贵自然也纷纷旗帜鲜明地表态不掺和。然而,让他们如释重负却又喜出望外的是,四皇子默立片刻,随即竟是让一旁的小宦官用小酒杯倒了一杯茶,随即直接到了他们这五个人共坐的八仙桌前。

  “各位都是先祖睿宗爷爷的重臣,辈分高,年岁大,我知道大家这么推辞是为了帮我,我也没什么别的好谢大家,就以茶代酒,敬各位侯爷和伯爷了。”

  见四皇子说到这里,竟然举杯一揖,众人忙不迭站起身来,等四皇子竟然真的像模像样直接喝了杯中茶,他们也不顾面前酒盏里还剩下多少酒,赶紧一饮而尽。而喝完之后,见四皇子竟然还上来小声赔礼,无论心情到底如何,此时众人都至少觉得面上有光。

  因而,等到四皇子往吴阁老和陆绾那一桌去时,襄阳伯张琼就忍不住低声说道:“三皇子和四皇子还真是各有千秋,光是这性情这一点,就比他们那两位哥哥强千百倍。”

  谁说不是呢?

  别说一群大老粗们全都这么认为,就连看到四皇子那姿态的陆绾和吴阁老,也都是同样的心情。而当发现四皇子朝他们走来,吴阁老迅速瞥了皇帝一眼,见这位天子面色如常,嘴角照旧流露着那一贯的笑容,他心里就立时警醒了。

  皇帝登基二十七年,而他仕途至今也正好是二十七年,作为恩科进士,他虽然不能称之为看着皇帝长大,但绝对能说是深谙皇帝性情。否则这天子应声虫怎么当得好?

  于是,他立刻打哈哈道:“三皇子把老陆请过去作陪就好,我这么一块老菜皮,皇上抬头不见低头见,今天这种场合再过去杵着,那有什么滋味,还是换几张生面孔来得好!老陆,你也不用担心我没了你就孤零零一个,唐解元,谢公子,过来陪我喝酒聊天如何?”

  唐铭和谢万权顿时面面相觑。等看到四皇子果然从善如流,却是一杯茶谢过吴阁老,随即就把明显面露诧异,仿佛准备不足的陆绾给请了走,他们虽说完全不明白接下来会如何,可也到底不至于拒绝堂堂一位阁老的邀请,连忙就离座而起,直接搬了碗筷挪了过去。

  而这时候,本来就因为远道来京,谁也不认识,于是索性独桌而坐的岳山长,到底也已经完全明白了。

  当看到四皇子把陆绾送去了皇帝身边坐下,随即又笑吟吟地来到自己身前长揖行礼,他连忙也起身还礼。尽管他本来预备用最和蔼可亲的声音谦逊一二,但话到嘴边,最终还是换做了另一个问题。

  “不知道四皇子除了算学,诸科之中还喜欢什么?”

  “还喜欢什么……”四皇子对岳山长并没有什么认识,只知道人大概是到京城来当自己老师的。虽然他对张寿更孺慕,但冲动却很聪明的他也不至于随随便便给人颜色看,因此歪头想了一想,他就笑呵呵地说,“我还喜欢史科和物理。”

  史科很好理解,小小年纪却喜好史书的孩子,足可见聪明,可物理又是什么?

  岳山长心里决定,近期一定要把京城各家书坊好好扫一遍。但他面上一点都没有露怯,笑着点点头仿佛在表示勉励,随即就跟在四皇子之后,来到了皇帝面前。

  虽然这是他第二次面见君王了,但当时在国子监九章堂外那一次照面,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好的回忆,甚至就在此时此地,他也很担心会有人揭出方青当时不够谨慎的那段言语。然而,直到他行礼入座,也始终没人提起这一茬,直到有小宦官端着条盘过来上菜。

  而等到菜送到众人面前时,却只见是一个个拳头似的小碗,清汤寡水,小葱两三根,内中恰是有银丝一般的面条半浮半沉,顶多就是一筷子的光景。

  头一次亲自莅临兴隆茶社品尝未来御厨手艺的皇帝,见此情景,他的眉毛就忍不住跳了跳。就这么一点点?连填牙缝都不够吧!可是,眼看张寿和朱莹接过之后立刻就用筷子挑着吃了,随即在那细嚼慢咽品评滋味,显然是很有经验的样子,他就有些迷惑地先喝了一口汤。

  那汤乍一入口似乎有些淡,但等到面汤在口腔中渐渐扩散,那种隐隐带着酸辣的滋味就瞬间在整个口腔中蔓延开来,于是他也不用筷子,直接把剩下的面条带面汤全都倒入口中,他只觉得那面条爽滑劲道,那面汤酸辣爽口,竟是吃不出是什么高汤调味。

  这一刻,从来都对御厨这种生物缺乏期待的他忍不住直接把碗拍在了桌子上:“再来一碗!”

  话音刚落,皇帝迎来的却是张寿一声咳嗽:“皇上,这第一道开胃面,是扬州会馆方大厨做的,人已经是御厨了,只不过尚未进宫供职。皇上要吃他的手艺,回头有的是机会。”

  什么?就是那个被二皇子绑了回去做菜,弄出一场所谓坤宁宫下毒事件里最倒霉却也最幸运的家伙?他那时候心情虽坏,但还是不愿意迁怒于人,于是就随便给个御厨待遇安抚一下,甚至都不打算真的把人召入御膳房,结果这么一位大厨还如此有真才实学?

  有真才实学干嘛不尽早送进宫,害得朕这些天饮食单调!太后的小厨房那口味固然比御膳房好,奈何花样太少,又老是讲养生,朕都快嘴里淡出鸟了!要是这位方大厨真的做菜都有这一道开胃面的水平,朕以后绝对举双手双脚支持这样的御厨选拔!

  皇帝恨不得现在就吩咐把方大厨绑回宫……送回宫去。好在他反应极快,当下立刻恢复了矜持的表情,微微颔首道:“不愧是御厨,这面条不错。”

  不愧是素来很有眼光的朕,直接点了人当御厨!

  张寿从皇帝的眼神中诡异地看出了这么一种情绪,不由啼笑皆非。好在他今天本来就是借着品尝美食的机会卖私货,当然也不会拆穿皇帝的小心思,当下但笑不语。

  接下来,一样样极其精致的小份菜送了上楼,显然是为了方便皇帝的取食而特意改动的。毕竟,除非是张寿和朱莹这种心脏强大的人,大多数人对于在皇帝筷子底下抢食,那都是很有心理阴影的。

  而皇帝从最初唏哩呼噜一口闷,打分犹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到渐渐放慢速度,大多只尝一口,张寿就知道,在最初的惊艳和喜悦后,二十多道菜吃完,皇帝不可避免有了饱腹感。

  因此,问明大概还剩下七八位大厨没有送上自己的作品,他就笑着说道:“你们下去看看这些菜是还没做,还是需要功夫。需要功夫就不妨慢一点,让皇上有点时间好好消化一下,再慢慢品尝。若是还没做,那就干脆停一停等一等。”

  皇帝对于张寿的知情识趣非常满意,此时瞥了人一眼,他就打了个饱嗝,等看到陆绾和岳山长那也是查不多快饱了的表情,可刘志沅和朱莹却依旧气定神闲,就仿佛肚子通大海,他不禁有些意外,等再次去看张寿时,他就发现,张寿那样子就和之前没吃一个样。

  而这时候,还是朱莹笑嘻嘻地揭开了谜底:“皇上和各位老大人从前没来过,所以没经验。这等场合,一道菜再好吃也只能尝一口,否则你嘴里想吃,肚子却撑不住!”

欢迎大家访问:三五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aoshuo35.com/book/40665/486/